【深度】后浪吃掉前浪速递易 丰巢:数据“野心”与盈利悖论

【深度】后浪吃掉前浪速递易 丰巢:数据“野心”与盈利悖论
原标题:【深度】后浪吃掉前浪速递易 丰巢:数据“野心”与盈利悖论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张晓晖 4月末5月初,快递柜巨头丰巢抛出对非会员超时取件收费新政,此举使其迅速成为舆论争议的焦点。 用户、快递员、小区、企业众说纷纭,作为快递最后100米的小小格子,揭开了快递柜行业盈利模式难以破局的冰山一角。 纵然如此,很多人没有注意到,5月6日,顺丰控股股份有限公司(002352.SZ,下称“顺丰控股”)一则公告,揭示了快递柜这个行业的巨大变化:目前占据市场的两个主要品牌——丰巢和速递易将互相整合,最终丰巢“吃掉”速递易,成为快递柜行业的老大,而速递易的原股东,成为丰巢的新股东。 退回到2012年的时候,快递柜的市场上,还只有丰巢的“前浪”——速递易一家。 8年来,这个行业涌入大大小小的参与者,吸引各路资本折腰。在全国铺了超过18万个快递柜的丰巢,已经砸进去几十亿元人民币,不仅如此,丰巢还后来者居上,拿下最强劲的对手——速递易。 然而直至当下,快递柜的商业模式,就像共享单车一样可能拥有无法盈利的缺陷——硬件设施需要高资金投入,取件免费或者低费用、广告稀少导致收入微薄。每一台快递柜都需要数万元的成本投入和长期维护。最终的结局就是重金投入但利润微薄,导致亏损严重。 快递柜这个市场,很可能没有赢家。 不过,丰巢的实际控制人是王卫显然不这么认为。 王卫也是顺丰控股的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是中国物流行业的传奇大佬,他同时拥有顺丰快递和丰巢快递柜,两者或许有机会形成一个完美的商业组合。 “未来最有市值的企业不是赚钱的,是拥有数据的公司。”对于快递柜行业相关的疑问,王卫说出了这句话。 “吃掉”速递易 顺丰控股5月6日发出了《关于放弃参股公司优先增资权暨关联交易的公告》,公告中称: 顺丰控股原通过境内子公司深圳市顺丰投资有限公司持有深圳市丰巢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丰巢科技”)14.43%的股权。于 2019年,丰巢科技基于其业务发展需要进行股权重组,丰巢科技境外融资平台 HiveBoxHold-ingsLimited(下称“丰巢开曼”)通过协议控制方式控制丰巢科技。重组后丰巢科技的股权结构没有发生实质变化。公司通过境外子公司 RadiantBeyondLimited(亮越有限公司)持有丰巢开曼13.67%的股权。 为了做大做强智能快递柜主业,整合行业优质资源,快速抢占快递物流最后一公里的优势区位,向快递员和消费者提供更加优质的服务,现丰巢开曼拟在智能快递柜市场进行重要布局,丰巢开曼、丰巢开曼的子公司深圳市丰巢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下称“丰巢网络”)与中邮智递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邮智递”)及其股东中邮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邮资本”)、成都三泰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002312.SZ,下称“三泰控股”)、浙江驿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驿宝”)、深圳明德控股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明德控股”)拟签署一揽子交易协议。 本次交易完成后,中邮智递原股东中邮资本、三泰控股、浙江驿宝、明德控股(以下合称“原股东”或“减资方”)将减资退出中邮智递,中邮智递成为丰巢网络的全资子公司,中邮智递原股东(包括原股东指定的子公司)将有权认购丰巢开曼新发行的股份成为丰巢开曼的股东。顺丰控股非中邮智递原股东,不参与本次丰巢开曼新增股份认购。中邮智递原股东(包括原股东指定的子公司)行使认股权证后,公司对丰巢开曼的持股比例将从 13.67%稀释至9.75%。 丰巢开曼为顺丰控股股东明德控股的境外子公司,王卫是丰巢开曼的实际控制人。 用通俗的语言来描述就是,丰巢开曼通过增发股份让中邮智递的原股东成为丰巢开曼的新股东,中邮智递的原股东减资退出之后,中邮智递成为丰巢开曼子公司丰巢网络的全资子公司。 中邮智递的主要业务就是中邮速递易智能快递柜。 实际上,速递易的创始人并非中邮资本,而是三泰控股的实际控制人补建。2012年,补建通过成都我来啦网格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中邮智递的前身,2019年2月更名)研制的一种24小时智能包裹自助收取柜,随后开始在市场上进行推广。 2012年的时候,市场上还没有丰巢,只有速递易。 速递易推广起来成本高昂,建造快递柜的资金投入巨大,补建曾经一度认为很快就能盈利,实际上并非如此,巨额的投入导致速递易拖累上市公司三泰控股,令其连续两年亏损,最终导致2017年三泰控股被ST。 尽管亏损,速递易的业务发展却十分迅速,2017年,创始人补建已经无力继续经营速递易,最终决定将速递易大部分股权拱手让人,卖给中邮、菜鸟、复星三家。 出售速递易股权的时候,补建曾对经济观察网记者感叹:“资本是血腥的。我有选择吗?没有选择!让物流巨头们,来推动速递易吧!” 这个时候,丰巢刚刚成立两年,在快递柜市场,丰巢是一位后来者。 如今,后来者居上,丰巢吞并速递易之后,将成为中国快递柜市场上独一无二的老大,初具垄断规模。 5月12日,速递易官网不断滚动的数字显示,目前已经累计投递35.3亿个快递,服务中国251座城市。丰巢的规模更加庞大,官网宣称其终端快递柜的布局已经是行业第一,并于2017年1月和2018年1月分别完成了25亿元的A轮融资。 垄断快递柜市场 最早进入快递柜行业的,是三泰控股实际控制人补建。 2012年12月12日,补建设立成都我来啦网格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成都我来啦”,中邮智递的前身),开始研发生产可以24小时收发件的智能快递柜。 这个时候,补建画了一个美好的蓝图:快递员使用快递柜进行收件和派件,快递柜解决了收件人不在家时候无法当面接受快件的问题,同时快递柜还可以提高快递员的派件效率,从一天只能派送一百多单提高到可以派送几百单。 智能快递柜的出现,马上就引起市场关注,这是一个潜力巨大的市场,要知道2012一年中国的快递包裹有几十亿个,到了2019年,这个数字已经增长到500亿。 面对巨大的市场,补建兴奋异常。在2013年的董事会工作报告中,作为董事长的他写道:“全资子公司成都我来啦已在国内十余个城市设立分、子公司,加快速递易业务在全国重要大中城市的战略布局,提高速递易业务的市场占有率。速递易建设采用渐进的模式,用互联网的思维来解决快递最后100米的难题,其建设速度和市场规模受到行业的高度关注,有效提升了用户体验,速递易已经成为国内有较大影响力的社区服务品牌。 速递易作为物流配送的末梢及高效的线下入口,属于典型的网格化运营服务形式,需要通过快速扩张实现规模效应。在形成规模优势后,网点扩张难度将大幅下降,扩张速度将快速提升,议价能力将显著提 高,运营成本亦会快速摊薄,形成O2O线下综合便民服务平台,既可满足社区居民对便利、快捷一站式服务的需求,亦可成为物联网时代智慧城市建设的重要基础设施。” 这个时候,三泰控股股价因为速递易而大涨,股价从最低的7元涨至了每股20元。补建也不曾料到,短短几年之后,极速扩张的速递易会把三泰控股拖入财务深渊。 2013年,丰巢还没有出现,顺丰还没有实现借壳上市,要不要做快递柜的生意,这个想法可能还没有进入到王卫的脑袋里。 补建的速递易业务已经高歌猛进,进驻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重庆等十余个城市,在2013年底完成了布放1200个社区,已有超过500万个包裹通过“速递易”平安送达。 2014年,三泰控股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下降了19%,公司重点投资的速递易线下拓展遭遇挑战。但补建仍然坚信,速递易这种新型业务模式的选择方向,将为公司发展带来更广阔的市场空间。 智能快递柜的异军突起,吸引了各路资本的关注,这是一个新的行业,新的投资风口,面对的是海量的包裹和海量的用户,关键是它仍然在高速增长,没年均以两位数的增长,阿里举办的双11,更是连续破下成交记录。 快递柜可能存在无法估量的未来。 2015年6月,物流业巨头们加入了这个游戏。顺丰联合申通、中通、韵达、普洛斯,5家物流公司宣布投资5亿元成立丰巢科技。其中,顺丰持股35%,申通、中通、韵达各持股20%,普洛斯持股5%。丰巢法人代表为顺丰董事长王卫。 这个时候,补建已经没有选择,他只能投入更多的资金,铺设更多的快递柜,尽可能多的占领小区,更多的占领快递柜市场份额,才能更巨头们设立的丰巢竞争。 但是这需要巨大的资金投入,激烈的市场竞争,很快就把三泰控股拖入亏损的深渊。 2015年,三泰控股因为继续大资金投入速递易业务,公司陷入亏损,当年亏损金额高达4个亿。公司表示,快递柜行业竞争加剧,存在领先优势弱化的风险。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 丰巢设立之后的短短三年时间,异军突起,跑马圈地,几经洗牌后,崭露头角成为行业标杆企业。2017年1月完成25亿A轮融资,2018年第一季度,完成A+轮融资,市场估值高达90亿。 本来,早在2015年,在速递易陷入巨额亏损的时候,刚设立的丰巢就有一个收购速递易的机会。 回国之后,向Dick(顺丰董事长王卫的英文名)请战做创新项目丰巢快递柜的丰巢CEO徐育斌回忆: 2015年在面对收购速递易的决策时,考虑到业务发展期团队的难以协同以及丰巢团队对未来市场的坚定信心,我们选择了放弃。而在后来(指2017年)收购e栈这件事上,我们果断拿下。e栈的战略规划很好,网点密集在北、上、广、深,并入任何一家末端运营公司里,都会是一把利剑。 e栈指的是中集e栈,由深圳中集电商物流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中集电商”)开发及运营的智能快递柜。 2017年,是快递柜行业翻天覆地剧烈变化的一年。 陷入连年亏损深渊、实在扛不下去的补建,携速递易投靠了更为强大的物流巨头——中国邮政,以及阿里系的浙江驿宝和民营资本复星,补建为速递易引入国家队资本,速递易也因此更名为中邮速递易,成都我来啦更名为中邮智科。 丰巢也因为完成收购了中集e栈,而被评委中国独角兽企业。 快递柜市场形成了两大品牌对垒——中邮速递易VS丰巢,身后都是物流巨头,速递易背后是中国邮政和菜鸟,丰巢的背后是顺丰。 市场竞争依旧激烈,双方都在继续扩展领土,铺设更多的快递柜,占领更多的市场份额。 直到2020年5月,曝出丰巢整合速递易的消息。 从2015年到2020年,王卫最终完成了快递柜行业的垄断地位,并加强了顺丰与丰巢的关联,比如顺丰快递用户快件到达丰巢快递柜后2小时之内取走的话可以获得一个2元红包,4小时之内则是1元。 快递柜这个行业,有没有赢家?这个业态,究竟能否做到盈利,目前还无法做出判断。 但王卫提及的数据为王的背后,是一个残酷的现实: 顺丰之上,还有菜鸟,菜鸟集合了更多更大的数据;丰巢之外,还有遍地开花的菜鸟驿站,菜鸟驿站多数以小卖部加包裹收寄点的形式,迥异于丰巢以冷冰冰快递柜示人。菜鸟驿站可以存放各家物流公司的包裹(包括顺丰),存放包裹的物理空间更大,并且没有收费。 盈利遥遥无期? 丰巢吞并速递易,这会是一桩双赢的交易吗? 从这桩交易的信息披露中,可以窥见中邮智递和丰巢科技的财务数据。 先来看中邮智递(即速递易)的财务情况,数据来自三泰控股5月6日的《关于对外投资一揽子交易的公告》。 中邮智递2019年12月31日(经审计)的净资产为负值,金额是-3946万元,总产总额为26.16亿元,负债总额为26.56亿元,2019年的营业收入为4.29亿元,净利润亏损,为-5.17亿元。2020年第一季度(截止3月31日,未经审计),中邮智递的净资产仍为负值,扩大到-1.99亿元,净利润继续亏损,为-1.59亿元。 丰巢开曼也处于亏损状态。顺丰控股5月6日的公告显示,丰巢开曼2019年净资产为36.49亿元,营业收入16.14亿元,净利润亏损,为-7.81亿元。2020年第一季度(未经审计),营业收入为3.34亿元,净利润为-2.45亿元。 这意味着,快递柜市场份额第一的丰巢,和市场份额第二的速递易,两者自成立以来均处于亏损状态,速递易的净资产为负,但2019年的亏损金额没有丰巢来得大。 三泰控股称,公司对中邮智递75,555.5556万元的实缴注册资本全部减资,取得减资款75,555.5556万元,并将全部减资款用于投资丰巢开曼,本次一揽子交易的定价在参考丰巢科技2018年6月股权转让的 90亿元估值的基础上,经丰巢开曼与中邮智递原股东的友好协商确定,过程中综合考虑了智能快递柜市场发展潜力、运营效率、双方快递柜格口数量等因素。本次交易完成后,中邮智递将成为丰巢开曼的子公司,公司全资子公司DAILUHOLD-INGSLIMITED(中文名称:带路开曼)将持有丰巢开曼 6.65%的股权。 根据三泰控股的减资款7.56亿元拿到丰巢开曼6.65%股权反向推算,合并之后,丰巢目前的估值至少在113.62亿元之上。 也就是说,虽然连年亏损,但丰巢的市场估值已达到113亿元。 最近丰巢因为向用户收费成为舆论焦点,在上海、杭州的一些小区,丰巢快递柜因为宣布免费保管12小时,超出后每12小时收5毛钱,随后众多小区的业委会和物业宣布抵制丰巢快递柜,停用丰巢快递柜。 实际上,这种向用户收费的做法,2017年的速递易早已悄悄实行,同样效果不佳,用户投诉快递员并拒绝将包裹存放于快递柜,快递柜因为收费的问题,导致用户于快递员产生矛盾。 快递员希望使用快递柜减少工作量,以获得更多的派件或取件。如果快递柜存放不收费,那么包裹又会占用快递柜的周转效率,但收费呢,又遭遇用户抵制。 丰巢陷入两难境地。 在5月9日,丰巢科技致用户的公开信中,丰巢科技表示,截至目前,丰巢全国累计铺设超过18万个智能柜,哪怕周转率提升仅仅1%,也会带来极大的资源使用率提升。 为了鼓励用户及早取件,丰巢还推出亲友代取功能,以及早取件得红包的奖励,包括这次对用户收费,丰巢的目的也是希望用户能够尽早把快递取走,但引起了舆论关注和用户抵制。 5月5日,杭州东新园小区业主委员会发出通知:鉴于丰巢快递柜在未经协商的情况下,将从5月6日开始向收件人收取超时保管费,业委会认为此行为损害了小区业主的利益,有违当初丰巢进驻小区谈判时介绍的情况,目前业委会正在交涉中。在丰巢快递柜给出解决方案之前,业委会决定自快递柜正式收取超时保管费之日起(2020年5月6日)暂停使用,其间请业主们尽快提取快递,同时请快递员勿再将快递放入丰巢中。 负责重庆两江新宸小区投递的顺丰快递小哥,对记者表示,投丰巢每单快递可以得到8毛钱,如果放在菜鸟驿站,则要倒贴5毛钱,我们快递员肯定是喜欢放丰巢,但疫情以来很多小区都进不去。 现在矛盾的焦点是:快递员喜欢放丰巢,但用户不喜欢取件收费。 有一位用户表示:丰巢收费可以,前提是快递员要征得同意再存放,现在都很少上门派件,也不电话联系直接放丰巢,这种情况我是拒绝付费的。 快递柜行业会是共享单车的翻版吗?一个快递柜根据其大小和网格多少,成本在数万元不等,每月还要产生电费与通信费用,因为占用空间,快递柜进驻小区的话还可能面临金额不等的进场费。 诸此种种,快递柜行业会不会像共享单车、共享汽车一样,成为一个没有赢家的行业?(在中国,共享汽车、共享单车这两个行业,已经用实例证明市场上没有赢家),重资产投入,维护成本高,收入却很少,盈利困难,哪怕丰巢把速递易吃掉,实现行业垄断也无法盈利。 5月12日上午,经济观察报记者就上述疑问咨询丰巢的实际控制人王卫,其回复极为简短,他说:“未来最有市值的企业不是赚钱的,是拥有数据的公司。” 于是,这又产生了一个新的悖论。 如果说,丰巢吞并速递易,其野心是为了获取更多的用户,得到终端大数据,并不是为了盈利,那么丰巢如今开始对用户收费,但遭到用户抵制停用丰巢,是否会失去更多的终端数据? 毋庸置疑,通过这次交易,丰巢已经成为快递柜市场上的垄断者,但丰巢什么时候才能产生盈利,以及将以何种方式盈利,或者说,要不要盈利?仍然是一件值得探究的事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